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XML地图

护工要拔掉雇主的氧气表_情感文章_美好文章

话题作文 admin 评论

一天半夜,我去查房时,看到04里的护工,正站在熟睡的床前一动不动。过了一会,他的手伸向了病人床前的表(后简称氧气表) 01 我叫菲菲,今年28岁,是沈阳三甲科的。 2018年9月2

  一天半夜,我去查房时,看到04里的护工,正站在熟睡的床前一动不动。过了一会,他的手伸向了病人床前的表(后简称氧气表)……

  01

  我叫菲菲,今年28岁,是沈阳三甲科的。

  2018年9月24日下午1点左右,我接到的,即将接收一位呼吸的。我和当班的赵马上了抢救室的,备好了吸氧和心电监护。

  赵医生亲自到急诊一起把患者接回了病房。这是一位老年,盖到,捂得严严实实,戴着氧气袋和血氧。患者入院的是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微胖。

  我赵医生把患者翼翼地移到监护室床上,更换被子,这才这是一位气切患者。患者显示:林东强,男,72岁,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

  我和赵医生皱了一下眉,气切患者就着他不能说话,和既往病史都难以得知,往往,对不太。

  让我意外的是,陪同入院的“家属”竟然对患者的了若指掌,提我们很多。我不禁多看了一点眼前的这位“家属”,,国字脸上一双看不出任何的,还有些许。

  我正填写时,赵医生地凑过来悄悄地说:“多注东强的情况,那个微胖不是家属,是护工,叫刘通!”

  一个护工居然对的病情如此了解!我不禁起来,这个护工林东强多久了?

  赵医生说:“不知道,他只是说照顾很久了,病情啊啊,他都了解,有什么事让我问他。他毕竟不是家属,反正留个就。”

  ldquo;那林东强家属呢?这入院谁给办理的啊?”我又问。赵医生说:“急诊那边有人签字也不欠费,他们不会追究是不是家属。入院这边交了,谁管你什么,我也是签字的问了一嘴才知道不是家属。”

  为避免的,赵医生马上了家属,我也遵照他的,时刻地留意林东强监护室的情况。

  每次,我例行查看林东强的监护情况,刘通问我怎么样,很是。好几次,我看见林东强要,他都是用那种细长的来接。

  刘通的如此细心,林东强能出什么?我把看到的这些跟护士娜娜了一下,她说:“进去的时候,我还看见刘通给林东强揉腿揉脚,因为不,了。”

  我俩不禁一起,家属不在身边,竟然还有这样尽职的护工,真是难得!

  晚上,林东强的家属终于来了,他的两个和大。

  两子没有和我们医护说话,也不问病情,倒是儿媳地打听状况。

  02

  第二天,我去医院的时候,陪在林东强前,依然是大儿媳,她给擦脸擦手,渴了喂水,饿了喂饭,都很细心。

  下午三点左右,护士站外传来大声叫骂的,我的心头一紧,该不会是什么医闹吧?

  我快速跑出护士站一看,监护室门前围了一大圈的人。

  ldquo;医院请保持,赶紧散开!”护士长大吼着,把扒拉开,只见林东强的和一个、的着!

  这个女人指着林东强的,继续叫嚣着:“闵然你可真啊,别在这给我假惺惺,以前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你这么啊,以前他住院,你问过一次来过一回么?”

  闵然也,站在门口嚷着:“林红你说话一点,爸爸住院,你这个做的能过来照顾,凭什么儿媳妇我就不能!”

  ldquo;爸爸还躺在屋里,我你吵,要是你非要和我掰扯以前的事,好啊,趁这里这么多人我就说一说。”林红拽着闵然在里不松手。

  闵然则不断地喊着:“我不和你说,有什么的,我得回去照顾老人了。”

  林红地推搡她一把:“你照顾老人?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别在这装了,你为了什么,你!”说完,她气哼哼地回了监护室,关上了门。

  闵然羞恼地瞄了一眼周围看的人,一咬牙也推门进屋。

  我把走廊里的人劝走,又对林红和闵然做了宣教,了她们的吵闹。林红认错的居然的好,闵然坐在靠窗空置的床位望着窗外。监护室里面因为这姑嫂二人的不和,有股凝结的感。

  因为上的是白连夜,也就是白班下班后,还要连一个小。吃完,我在护士站坐了一会后,又巡视病房。

  走进监护室,林红正在给林东强套管里的痰痂,轻柔的,看见我进屋,赶忙的是否。这时,林东强呛咳,痰液从气管套管里喷出来,发出呼呼的痰鸣音。林红急忙拿起面巾纸去擦,一边擦一边要林东强自己咳一下,声音轻柔的就像哄。

  此时的林红无比,无法和下午“”的她划。

  03

  细心料理,没过几天,林东强的状况有了好转。国庆节后,他就从监护室转到了04病房。因为有急性,医院仍然把他当成一级护理的病患,依然查房。

  有好几次查房,我发现林东强睡觉不戴氧气管,没有吸氧!

  这样的操作对于其他病人来说不大,但对于COPD的患者是很的。因为COPD是一种慢性肺病,主要病理是肺化,像林子这样70多岁的患者,基本上是不能自主呼吸了,不吸氧,他会上不来气。

  我当面叮嘱了刘通几次,也对林红与闵然做了宣教,如果不吸氧,的会憋死。

  林红很是,了我好几次会不会出问题,在得到我的后,她那因紧张而蹙紧的才稍稍开来,并以后一定会更加注意。

  我也向护士长了这种情况,护士长地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反映了,好几个值班护士都说了同样的问题,后期再发现了及时反映,再观察。”同时,她也我们所有护士做好宣教,同时多巡视,千万别出什么。

  我们倒是没出事,林红和闵然又打起来了。

  10月10日一大早,刚刚交班完毕,我就看到林红拽着闵然的往护士站拖来。她一边拖拽一边说,让我们看一看闵然这个做儿媳妇的,是怎么害自己的。

  原来,护士长叮嘱了以后,我们的几班护士都加强了对林东强家属的宣教,说林东强不吸氧十分危险,甚至死亡,如果因为不给吸氧死亡了,那和一没。

  结果,林红今天早上出去买回来,看见林东强没有吸氧,已有好几天没的闵然正地坐着看,便是闵然想害老爷子。

  ldquo;你就这么爸爸死掉吗?你怎么就非得下这么狠的手啊?”林红里的叫着。

  闵然也示弱地嚷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没有不给爸吸氧,谁知道氧气表没开啊,我以为戴上氧气管就完事了。你这样我,还不是想要独吞爸爸的?切,还口口地说你不要爸的房子,说得!你要真不想要,忌日吃饭那天,你怎么不在面前说你不要啊!”

  林红气得直哆嗦:“我要,我要怎么了?我照顾爸爸这么多年,你和哥管过爸爸没有,就是给我房子我也受得起啊!爸的房子你凭什么来干预,这么多年,你一次都没回,要不是动迁了,你会回去么?这么多年都是我在照顾爸爸,你们不想照顾就给我滚!”

  护士长赶忙过去把两个人拉开:“这里是医院,这么大声的吵闹影响别人治疗,都不要吵了。”

  闵然耷拉着回到了04病房,林红则继续地向护士长和我们着……

  原来,林红是林东强的,上面有两个林江和,去世后,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长大。高考时,两个儿子都没考上,在沈阳学了门找了工作。

  只有林红勉强考上了一所,后也留在沈阳做了的。2011年,林红结婚,在沈阳安家。

  林江林海每年回家一次,林东强舍不得农村的地,不愿意去沈阳住,一个人住在农村老家新县。

  林东强常年,患有慢性病和急性哮喘。担心发病期间没人照应,林红每月花2000元给老爷子雇护工。林红总是出差,平时也没太多照顾林东强,护工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

  今年初,新县动迁,在林红母亲的忌日这天,林东强召集三个孩子回到了老家,并请了作证,为林红这么多年的赡养和照顾,要求将以后动迁款项的一半分给女儿,另一半给两个儿子平分。

  林江林海意,不下,最后摔门而去。本就的,更生嫌隙。

  5月,林东强急性哮喘呼吸困难,林红将父亲紧急送往医院。因为时下不去气管插管,医院做了气切,把他的气管切开,借助呼吸,才得以救回一条命。

  为照顾,林红将父亲接到了沈阳护理。谁知前阵子出差的时候,林东强再次出现紧急情况,得亏护工刘通拨打120将父亲送了过来。

  一向不出面嫂,居然在这种时候献起了。林红又有些地说:“不管我爸,又想要他的房子,她不给我爸吸氧,不就是想害死他,然后和我平分吗?”

  我欲言又止,娜娜瞪了我一眼把我拽到更衣室。

  ldquo;我告诉你,医看见的事情多了,,你没十足别乱说,免得给自己给。”

  娜娜这么说是因为,我的确有一次看见闵然和刘通一起护理林东强时,闵然把氧气管从气切套管拔出来了。我过去询问,她说是以为睡觉不用戴。

  我们做了这么多宣教,她说不知道,我很。可是娜娜说得也对,即便我将这说出来,也不了什么,贸然下只会给家属添更多。

  04

  闵然和林红的争执过后,护士长紧急召集我们到开会。

  主任让护士长关了门,慢悠悠地开口说:“林东强那个患者,他家的事情多,也看出来了。咱们干这个本身就是一脚医院一脚,所以大家一定要多巡视,千万别出岔子,真让他地死在医院了。尤其是护士,白班夜班的都打起,别嫌麻烦,把他当一级护理多。”

  ldquo;大家多留心,老爷子有急性哮喘,按个,他都发病。”护士长道。

  ldquo;目前来看,林东强的病情的还,小赵你看看,没啥大问题了就安排他出院吧。最近患者也多,护士晚上本来就忙活,能减轻点就减一点,能出院的就别拖着了。”主任又发话了。

  赵医生连声应允,我们护士的脸上也笑开了花,毕竟患者多的话,上晚班真的很累,要是没的都出院,就可以省了不少麻烦。

  散会后,我跑到赵医生身边:“怎么样,林东强能不能出院啊?”赵医生默默:“我看他最近的血氧情况,应该没问题。一会儿给他复查个,行就出院,回家让他买个吸氧机,COPD除了吸氧,也没啥别的治疗了。”

  我地说:“那你一会儿下医嘱别忘了。”赵医生默默地比了个ok。

  按照主任的,我加强了查房,观察林东强的吸氧情况,只等着他的血气复查好后能出院。结果,没等到出院医嘱,却被我目睹了的一幕

  10月12日,我上夜班。查房时,我走到04病外,正要推门而入时,隔着病房门的,我看到林东强在病床上熟睡,护工刘通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盯着他看,那张没有任何的脸让我悚然。

  这时,刘通抬手伸向了氧气表的开关。他想干什么?我的心一下被攥紧了。为了不暴露自己,我急忙往03病房的退了几步,再装作查房的走到04的门外,推门而入。

  刘通看见我进去,并未有任何,我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查看了林东强的情况后,发现他没有吸氧。

  ldquo;患者不能间断吸氧,这氧气表怎么没开,光戴着氧气管有啥用啊?”我生气地问道。“哎呀!”刘通一脸紧张地凑过来:“肯定是刚才吸完痰后,我把氧气管拿出来,氧气表就关了,这一戴上就又忘了开了。”

  我无权多说什么,只是又对他宣教了一番吸氧的重要性。

  回去后,我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如果说闵然想害老爷子是为了平分财产,那护工刘通为什么也要这样做呢?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熬到第二天早上,一交完班,我就把晚上的情况告诉了护士长。护士长合计了一会儿,看着我说:“菲菲,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你都不要对外说,免得惹事。我会要求值班护士增加巡查频率。”

  为了早日摆脱这些莫明其妙的事儿,我们只能期盼出院医嘱尽快开出来。另一方面,我们也有意无意地在林红陪护时,提醒她要加强看护,强调一定要给老爷子吸氧。

  05

  呼吸科有一些慢性支气管炎的老患者,每到换季就患病,需要过来住几天院,律师肖冰就是其中一个。10月13日,他被安排在04病房靠窗边的床位,与林东强用一个帘子隔开。

  一则,肖冰的症状很轻,不会对林东强有什么影响。二则,林东强马上就要出院了,正好腾地方。

  我们科室的医护人员都很喜欢肖冰,他为人风趣、脾气又好,从不为难我们护士。所以,他一来我们就叫他“大律师”,04号病房也终于开始有点欢笑声。

  肖冰平时喜欢到护士站走动,那天闲聊之余,肖冰故作神秘地一挑眉毛问道:“我隔壁床那个微胖的,不是那老爷子的家属吧?”

  虽然没有经历04房的姑嫂大战,但大律师的眼睛就是毒辣,一眼就能看出他家的微妙情况了。我们笑而不语,不便做过多的说明。

  ldquo;那个人是护工吗?偷偷告诉你们,他竟然问我按手印的合同有法律效力没。”肖冰惊诧地说。

  ldquo;啥意思?林东强和他签协议了?”娜娜迫不及待地问。

  ldquo;我问他打听这个干啥啊?有意外之财啊!他和我打哈哈,说是给别的同行问的。但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都会是自己想问的。”肖冰继续说。

  ldquo;真的啊?”娜娜觉得不可思议。

  ldquo;就他那个问话的神情,八成是他手里有啥东西,难不成,想要在老爷子这里趁火打劫?”肖冰一脸八卦的神情。

  ldquo;哎,我说肖大律师,你可是专业的法律人士,怎么能对事情妄加猜测,用证据说话哈!”我故意打断了娜娜的追问。

  ldquo;他又不是我的当事人,这不是娜娜非要问么?你又给我扣帽子,得!再见!”肖冰说完,就走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心里“咯噔”了一下,联系之前看到的事,心里越来越没底。我找了个时间,还是把肖冰的事也告诉了护士长。护士长权衡以后,又反映给了主任。主任说此事他来处理,让我们做好手上的事情。

  好在当天下午,林红就给林东强办了出院,我也松了一口气。

  此后,我再也没见过林红了。天冷了,科室越来越忙碌,我也渐渐忘了这件事。

  12月初,科室照例举行聚餐,大家都给主任敬酒,感谢这一年来主任带着大家又平安过了一年,没有医闹、没有事故。主任多喝了两杯,笑呵呵的样子就像一个长辈。

  这时,主任突然问道:“你们还记得那个COPD的林东强吗?”

  大家一愣。“记得啊,就他家事儿多。那会儿肖冰还说他家护工有问题呢,我看是他儿媳妇有问题。不过,也不知道真假。”娜娜又来了八卦精神。

  ldquo;真被肖冰给说中了,那个护工居然趁林东强睡着了,用他的手指在假合同上偷偷按手印!貌似是老爷子走后,房产全归他。”主任说完,喝了一口酒。

  原来,在林东强出院之前,主任将我们汇报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林红。林红不动声色地回到家,出其不意地找护工对质,还谎称监控全都录下了他当时的动作,否则要报警。

  护工心虚之下,老实把事情全部交代了。原来,他听了姑嫂俩相争房产的事情,又听护士说不吸氧会让林东强憋死,加上有闵然没开氧在前,他就临时起了歹心,想要假造合同打财产的主意。

  没想到,动手那天,正好被我撞上。后来又听到肖冰说合同无效,后怕不已的他才放弃。否则,林东强真就这样不白地死在医院,家属还指不定怎么闹医院。

  林红顿时潸然泪下,以前总防着哥嫂要害父亲好夺财产,千防万防,岂知真正要防的人竟然是请来的护工!

  护工坦白过后,趁林红不注意的当口,连随身物品也没要,就偷偷地溜了。因为不是在正规中介公司找的护工,林红手上也没有实质性证据,再加上护工也没有对林东强真正造成伤害,她也就没有再去追踪。

  ldquo;真是什么人都有,听的都瘆人,林东强现在咋样了啊?”我们赶紧追问。

  ldquo;挺好,拔管了,愈合不错能说话了。林红把他接回家照顾啦,说以前和哥哥嫂子置气差点出事,这回把老爸接回身边照顾。”主任有点微醺了。

  现在,我听说林东强房子的动迁款都下来了,他要求给林红一半,儿子们分另一半,他和林红生活,以后走了,回迁的房子就给林红。

  林红没听父亲的,坚持和哥哥们平分,但是亲仍然归她养。哥哥们反倒不好意思了,共同决定,兄妹三人轮流赡养。

  至此,皆大欢喜。虽然我并不知道闵然当时的行为,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毕竟亲情一旦牵扯上金钱,很多事情就说不清道不明的。但有一点,我们隐约感觉到,因为护工的事,林红兄妹几个并没有分道扬镳,反而好像走得更近了。

  作者 | 卷卷  职业  护士

  编辑 | 小徐

TAG: 警察的好文章 陆谷孙好文章 写好文章有哪些好方法 关于钢厂安全的好文章 说话难听人很好文章 可以分享的好文章 在哪里才能看到好文章 谚语开头的好文章 政协好文章 各种好文章的结尾 好文章怎么赞美 对学生有启示的好文章 关于坚持的好文章 免疫荧光 发好文章 护理新三好文章 健身好文章 适合朗诵的好文章 过年一家团聚的好文章 好文章模板 记事好文章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