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XML地图

一位已经离世知-青留下的文章:回家_情感文章_美好文章

其它 admin 评论

马丽萍是,也是成都铁中74级。她1974年米易县五星一(当地称马槟榔沟)。 的是,当我们今天读到这篇时,她已于11月22日了。 2007年7月17日,手里拿着几番才拿到的成都准签证,我的了

    马丽萍是,也是成都铁中74级。她1974年米易县五星一(当地称马槟榔沟)。

    的是,当我们今天读到这篇时,她已于11月22日了。

  2007年7月17日,手里拿着几番才拿到的成都准签证,我的了1974年9月10日,一纸的""换来我成都上的"迁出"两字。

  的我曾以为会像“届”哥,下乡三年后就可以返回成都,何曾想到,这一刻竟会让我用上里整整33年的!

  那年的9月11日晚,成都站的上挤满了送行的人,18岁的我被在中间。

  对我说,“到那儿好好,和搞好,缺啥就写信,好找人给你捎去。”

  :“你是,身上那啥来了,记住千万别沾。还有睡觉前,关好没有,记住再看看床下”。

  母亲的这番话我记了一辈子,也成了我保持至今的。

  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终于在青杠停下。下车,拎着鱼贯尾随在接我们的身后,来到插队的。

  看着的老乡,陌生的……我地问,“这三年我能得住吗?”

  下乡时正好赶上薅秧,不少人染上了“粪毒”。

  我的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从脚背到布满脓包,有的已经溃烂,流着脓水。下乡不到一个月,我就只有回成都了。

  说来也怪,回家没几天,没怎么上药,脚就好了。顾不得和的,抹着泪我又回到了。

  只要熬下去,就拿到回家的,这成了我当时生活的唯一。我想,,三年总能过去 。

  在乡下三年多期间,不但我自己,家人对我也。

  每次回家,父母和对我百般怜惜,每次离家,亲都把他们默默省下的吃的用的塞满我的。

  离开我们被迫的地方,希望日常能有的,希望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和父母兄弟团聚……可是,这一切竟是,竟是那样的。

  为了争取这点基本的生存,我做了种种。

  任随队调配我做什么,无论有多难多苦,我都默默应承下来。

  去队修,修,开荒,打住棚,吃不见一点油荤的大锅煮干邦菜,我从来都不敢有一点。

  但从第二年起,已经隔三岔五不断有知青返城。我无限,更觉得无限凄惶,什么我才可以像他们一样回到的?

  好挨到了第四个。中返城大招工的仍然十分,但与已经象伤寒病一样在大队知青中蔓延。

  既然调回成都对大多数知青来说似乎已经遥不可及,于是大家只好,寻找任何能离开的。

  有的都在四处奔走求告。一些人终于寻到关系,把调往,们也算是脱离了。

  但剩下的知青们更加、了,大家像笼中的困兽头撞,更象没头的嗡嗡乱飞,只想用任何一种逃出去、逃出去。

  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啊?、、似乎要把每个知青和他们的家长都逼到崩溃。

  那盼得真是好不容易啊,盼得人好累。终于,77年高考了。那就是久旱的的降下,的终于迎来了的。

  知青们多年的希望犹如冲出的笋尖发疯般地猛长起来,大家一瞬间似乎都有了希望。

  然而?在农村为了糊口,为了,我们何曾摸过早已丢掉的?很多人的已经在和中磨得那样,虽然,拼死拼活,高考的怎么能达到的?,我的心在惶恐中几乎跌到绝望的谷底。

  终于知道还有到当地读书的希望,于是我颤抖着接下了会理的。

  就是这一张,变成了载满的一叶小舟,从此托着我在他乡。

  在会理师范的一年半中,我们一边一边劳动,总学时还一年。

  转眼到了九月,该离校了。那时没有双向,本着哪里哪去的,重返米易只能是我们唯一的。

  就在我进米易文教局听取分配时,从成都赶来的哥哥在我身边,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就往走。他边走边说:“咱们不参配了,跟我回家去!”我带着问:“那我将来怎么办?”哥说:“爸提前,让你顶替。”

  因为拗不过才我去会理师范读书的父母,时再次让哥哥来阻拦我留在当地,当时我只以为是做父母的想让子女回到自己身边。

  直到20年后,我才知道了的:在师范读书的最后一,我右腰出一颗粒的,一月之内又到样大。上次暑假在成都铁路局做切除时,被医院为癌。

  悄悄告诉了我父母,但父母不愿。他们诓着我到川医做了切片诊断,还是一样,他们十分,却对我着。

  后来想尽,父亲提前退休,好让我回家。他们希望能我,让我能活得更一些。

  就那样我回到成都,与家人一起等待。我们相信米易县文教局会因分配的将我退回农村,然后我就可以办理顶替父亲的。

  等待期间,母亲对我说“你不是吗?那趁这就好好治一下。”

  那段有两个月,我每天喝不少的,对我地好。少不更事的我居然没家人都在瞒着我,他们在地挽救我的生命。

  为我治病的说他的药两截“带有与母牛的”做药引,于是我的弟弟每天一大早上学前就去五块石站在公路边等牵牛的农民路过,然后苦苦乞求他们一截牛鼻绳,但好多天都是而归。

  到此我已经。我特别我那已离开人世的弟弟。为了替我找到这个的药引,他餐风饮露,被人,看人,吃尽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直没有等到米易县文教局将我退回农村的消息。看着我身后的弟弟也即将面临下乡的,我再一次拗过父母,回到米易,接受分配去普威教书。

  为了减少父母的,我给父母写信从来不提进普威的路险,不提那里还有麻风,不提要想出山那里每天只有两趟,却不敢能定时赶上。

  信里我只说和同是一个大队的兰小平如今又成了,我们很好。

  只说那里的学生都很,。只说那里的山美水也很美。

  我不知道这样是否真的减少了父母的担心。父亲给我,总是说,“太好了,等我退休了,和妈一块去你那里养老。”

  一年半后,我离开了普威中学。之手将我送到了与我曾下乡的马槟榔隔着一条河的宁华中学。

  我不怕的,我也不惧这里的环境,但。

  每天遥望对面的,眼前浮现出知青的,当初的都已经离开了这个的山乡,已经回到,或许我真的将一世,终老于此?

  对的像密密孳生的,缠绕得我几乎来。

  目送中北去的列车,探家的每个总会浮现在眼前。

  我无法用准确的每次进那一刻父亲看我的,除了,他心里似乎还包含着的。

  母亲总是拉着我的手,打量,嘴里不停地念叨“瘦了,你怎么又瘦了?”。尽管我试图用话他们:“瘦了吗?太好了,瘦比胖还些。”但他们的担忧一点没有减轻。

  每次离开,父母都要送我上车,对我说着与下乡那一年的话,我也不停着头,着同样的。

  当缓缓离开,看着还在挥手的父母离我越来越远的,我总忍不住让簌簌地落下来。

  认命也好不认命也罢。已经到谈的了,我还是没找到一点离开这个山乡的机会。

  终于了,父母和也无效。

  我了,想生了,却不料又遭到父母的反对。

  后来才知道,原来还是因为我并不知情的那个病。

  当初医生曾告诉父母,说我不会活得太久,如果超过5年,后来或许才可以。怕将来我的孩子失母,所以父母百般我的,但又不能告诉我他们阻挠我的真正原因。

  于是我坚持生下了孩子,父母着却还装。

  孩子还在里,父母就接手带了,一直替我带到了5岁。我应该孩子的钱,他们一分也不愿意接受。

  父母再加上孩子,使我想调回成都的的更加迫切。

  父母费尽努力,托付一切可以托付的关系。尽管米易县文教局收到过我父母想尽一切办法弄来的好几次商调函,但最后他们都没批准。

  回家的愿望变成痛得蚀骨的思念,常常使我彻夜难眠。

  了多少次?交替了多少回?

  白天我忙于教学,夜晚却难以抵御那的思乡之痛。

  中我仍然像深陷井中的困兽,不断苦苦地地,却无法脱身逃出。

  父母焦急地在伸出,却怎么也够不着我。

  脚下似乎还在陷落,我离父母越来越远,我徒劳绝望地望着井口,常在梦中大声呜咽哀嚎……

  1989年4月中旬父亲病重住进华院,我赶回家里。

  看到父亲肿胀的双脚,的,是泡的,我拉着父亲的手。

  父亲睁开眼睛,对我挤出,着对我说“小萍回来了?”,我边哭边点头。

  ldquo;别哭,没事。”

  这就是宠我爱我的父亲。都病成这样了,还先来安慰我。

  我枉子,长年在外,父母时,竟不能为他们尽一日,只有在他们病危之际,赶回他们身旁。

  在和母亲一起看护父亲的18天中,我每天给父亲洗脸,洗脚,他浮肿的双脚,为他端屎倒尿。

  父亲弥留前,有天说想吃“血”。

  因为离家很早,又长年远离,我已经了父母偶然说出的一些土话。

  看我不,父亲地说“是红色的”。

  我问:“是?”,父亲摇头。

  ldquo;是?”,他摇头。

  他说话已经很了,见我还没明白,就闭上眼睛,不愿再说下去。

  几年后我才弄明白,他想吃的“血茄子”,就是我们说的“”,如此的愿望,我竟然没能父亲。

  ,叫我情以何堪?!

  1989年5月2日,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父亲因,在路局医院治疗。很快发低烧,拖了近一个月病情恶化才转川医,但为时已晚。经,父亲的死属于。

  父亲的死,为我换来一次离开山乡的机会。办时路局部,问有什么?母亲只说“希望把我大调回来”,后,相关同意了。

  当时,调动只能走。即第一我去金江或马道的铁弟校,或调我到(他也是铁路上的)的室,这样先从地方调到铁路上。以后再走第二步,在路局内找机会回成都……

  路局办理这事的工作到了米易,我正好去了攀枝花,要到教育上课。

  他们找到了我丈夫,但我丈夫回绝了路局的。

  后来他说,一不愿意我们分居,二不愿意我跟他一个单位,免得互相,一损俱损。

  等我知道后,一切都已晚了。哭闹又有什么用?

  在宁华中学整整呆了11年后,在一个的会理师范的下,我终于调到了米易的一所中学。

  这时候各方面都有了改善,交通也便利了许多,不用再转车就可以回成都了。

  女儿上小学时回到了米易。她考大学那年,我接手的两个重点班也面临中考,工作很紧。已经72岁的母亲得知我需要人手,便来米易帮我料理家务。

  那时隔壁一位老师的儿子患了淋巴癌,在家养病。母亲知道后,让我把“药引子”告诉赵老师。一再追问下,母亲告诉了我当年的情况,终于揭开了已经对我隐瞒20年的病情真相。

  2004年刚过完春节,我该返校了。

  又是成都火车站,又是不变的米易方向。

  三十年前,还没成年的我第一次从这里远离家人。后来是父母牵着我年幼的女儿年年送行,如今是年迈孤苦的母亲只身伫立。

  这一刻,我痛彻心扉。

  透过车窗,看着满头白发的母亲在瑟瑟寒风中不停挥手,我泪下如雨。然而我没想到,这竟然是母亲最后一次到车站为我送别。

  这年五月的一天,又是母亲跟我通长话的时间。

  母亲远远的声音中时而夹杂着隐忍的咳嗽声。

  我不安地问:“妈,您病了吗?”,她回答说:“我没事,一点小感冒。我就是挺想你的。你在米易还好吗?”。

  我说我工作挺忙,另外,在学校例行妇检时,打B超查出了一个鸡蛋大的子宫肌瘤。母亲十分着急,要我再去认真检查。我告诉她后来去过攀枝花妇科医院了,再检查说不是恶性肿瘤,让她放心。

  我还告诉她我打算暑假回成都做手术。她有些担心,又宽慰我,说不要有心理负担,说回家来她要好好照顾我。

  谁料一周后接到弟弟电话,才知道母亲生了更重的病,已经诊断为肺癌晚期。

  弟弟说,母亲自己并不知道实情。他不让我马上赶回成都,怕母亲察觉出什么问题。

  那会儿我手头正好又是两个重点班中考在即。上完考试前的最后一节课,我在6月10号赶回了成都。

  那时母亲已经时常喘不上气,行走困难。

  到家第二天,母亲急着催我赶快去医院做手术。

  因母亲没有人贴身照顾,我选了术后恢复期最短的“介入”手术。第二天就出院回到家中。

  家里厨房灶台上放着我喜欢吃的抄手,我问母亲请谁帮买的。

  母亲说:“我自个慢慢走着去菜市买的。”

  我竭力忍住在眼眶中打滚的泪水:“妈,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你身体那么不好,我多吃点少吃点没多大关系的。”

  母亲说:“傻闺女,您是妈身上的肉,我能看着你饱一顿饿一顿吗?”

  照顾母亲期间,有一个情景至今让我剜心地疼。

  那是一个闷热的晚上,我很累。看母亲躺在床上,我就关了灯闭着眼睛养神。

  母亲以为我睡着了,悄悄坐了起来。

  她一边轻轻为我摇着扇子,一边在我胳膊上抚摸,嘴里轻轻念叨:“我怎么不早点死啊,看把丫头累成啥样了……”

  我一动也不敢动,任眼泪在暗中流淌……

  2004年9月16日凌晨,母亲进入弥留了。

  我坐在母亲病床边沿,流泪拉着母亲的手,突然感到手被抓得紧紧的。

  母亲看着我,嘴唇翕动着什么都没说出来,但我明白她想说什么。我紧紧攥着母亲的手泣不成声,一个劲地摇头。

  我们母女在用心对话:

  ldquo;丫头,妈要走了”。

  ldquo;妈,别走,说好的我会回来给您养老的”。

  ldquo;丫头,学会照顾自己”。

  ldquo;妈,别走,您知道我连饭都不会做”。

  ldquo;丫头,学会处世别任性”。

  ldquo;妈,别走,我始终还没学会处世。”

  我想用这种不懂事的的方式,让母亲不放心我。我想这样让她留下来。我以为没有其他办法,挂念就能让母亲不忍离去。

  我天塌般地嚎啕着......

  母亲一直抓着我的手,直到体温渐凉......

  我突然醒悟了,“妈,我不该这样让您不放心的走啊!”

  我撕心裂肺地哭,我对不起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为我们一家辛苦操劳了一生的母亲,用矮小瘦弱的身体撑起了全家一片天的母亲,自己却承受着母女长年分离,中年丧子,老年丧夫,最后病魔折磨的痛苦!

  33年后,我终于回到了成都,回到了我的家。

  站在父母遗留给我的屋子中央,环顾四壁。我再也看不到父母关切的眼神,再也看不到父亲的。在冷冷的房屋里再也感觉不到母亲双手的温暖……

TAG: 警察的好文章 陆谷孙好文章 写好文章有哪些好方法 关于钢厂安全的好文章 说话难听人很好文章 可以分享的好文章 在哪里才能看到好文章 谚语开头的好文章 政协好文章 各种好文章的结尾 好文章怎么赞美 对学生有启示的好文章 关于坚持的好文章 免疫荧光 发好文章 护理新三好文章 健身好文章 适合朗诵的好文章 过年一家团聚的好文章 好文章模板 记事好文章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